您当前的位置:科技时空网业界正文

起底央视曝光的黑广告代理“巨量引擎”:系字节跳动直接控股

发布日期:2019-07-17

  抖音平台中有一票的俊男靓女网红,动辄数百万、甚至上千万的粉丝,吸引了许多年轻创业者,想借助新兴的短视频形式实现财富自由的梦想。但是抖音,到底是不是一个梦想腾飞的平台?

  近日,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栏目报道,疑似抖音平台代理公司以高流量、高业绩为噱头,招揽创业者在抖音开店。而最终结果是,数万元保证金和广告费砸进去,不仅难以实现预想中的创业业绩,交的钱“难退回来”。

  69元的商品,广告费可能高达89元;3万元广告费,一个月时间内却一瓶都没有卖出去……

  可谓是:一入抖音深似海,到头来不过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  广告费比商品价还高!   20 岁出头小伙 5 万元打水漂

  在地铁中遇到10个人,可能有1个人会刷抖音。而且抖音平台中,一些网红大号粉丝量动辄数百万,有的高达上千万,大家还能经常看到几个小时卖出六七十万销量的“神话”。

  这些江湖神话,吸引了许多怀揣梦想的创业青年。但是其背后,神话可能就是被销售镶了一层外壳的人造骗局。

  央视财经报道,小胡就因为看到带货广告心动,到武汉“巨量引擎”公司进行咨询。更为神奇的是,在得知小胡都没有产品时候,销售给予意见是:你把钱准备好,产品这些东西,我帮你联系供货商。

  这也就说,小胡只要当个客服顺便发货,就能稳赚收益。

  根据报道,武汉“巨量引擎”整合了抖音、火山小视频的平台资源,可为想在平台卖货的商家提供带货的服务。

  在销售描绘的赚钱蓝图下,小胡3分钟就充值了5万元,其中包含2万元保证金和3万元广告费。本以为会赚的盆满钵满,但是随着合作深入,小胡逐渐发现了其中的“不对劲”:

  其一,平台广告费越来越高,按照初期约定广告费在成交价格的30%-40%之间,不会超过50%。但是在先后投放3个产品后,小胡发现广告费甚至超过产品售价。比如卖69元的商品,广告费到了89元;

  其二,之前声称的流量服务,也不过一句空话。在合作后,小胡发现流量很难起来。而抖音平台还在根据每一次曝光量进行扣费,这也就意味着。小胡的广告费用还在扣除,但是却没有成交量——一直在给平台掏钱,却没有生意!

  其三,大梦初醒的小胡发现通过抖音难赚钱,想要亡羊补牢,却被答复“无法退款”。对方销售人员明复意见为:执意要退,领导也不会批的。而根据记者后续采访得知,包括抖音、火山小视频等在内的广告服务打包公司,其合同里明确约定:合同一旦签署生效,相关费用无法退款。

  无独有偶,央视报道前期还接到山东赵女士的投诉:在4月到5月期间,投放了3万元,但是最终一瓶(商品)都没有卖出去,而申请退款一个月都没有动静。

  央视的深度采访,也揭开了类似抖音等短视频中“超级网红”的内幕:平台中不仅是包装出来的网红,包括粉丝量、阅读量甚至到带货量都可以被包装。从平台、到代理商到最后的“刷量”团队,形成了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庞大产业链条,吸引类似小胡这样怀揣创业梦想的人入局,而一旦入局,却发现不仅收益了了,甚至投入资金都难以退回。只能无止尽的亏损下去。

  巨量引擎,实为字节跳动系控股公司

  那么,这个诱导创业者入坑的“巨量引擎”到底是什么公司?

  今年1月17日,字节跳动发布了“巨量引擎”的商业化品牌,根据媒体报道,“巨量引擎”是整合内部资源为客户带来有效服务,助力品牌增长。

  而查询相关信息,北京巨量引擎网络技术有限公司,成立于2016年,并在2018年8月30日有过一次工商信息变更,其法定代表人张利东,正是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,并且在今年3月新增为自然人股东。而背后的直接控股人,疑似为张一鸣。

  而有趣的是,自从今年1月字节跳动发起“巨量引擎”商业化品牌后,全国各地陆续出现“巨量引擎”营销服务公司:比如广州巨量引擎科技公司成立于2019年3月、济宁巨量引擎则成立于2月21日;而此次被央视点名报道的武汉巨量引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成立时间是在今年6月12日。

  从公司资料显示,北京巨量有四家分公司,此次央视曝光的巨量引擎武汉直营并没有在工商局注册。但是被央视点名的武汉巨量,其企业商标与北京如出一辙,其服务范围也正好是包括字节跳动系的抖音、火山小视频等整合营销服务,疑似同为字节跳动系控股机构。

  其中,也有媒体提出,武汉巨量引擎并未在工商局注册,加入北京巨量要在武汉开业,必须注册公司合作登记异地分支机构。

  抖音、西瓜、火山小视频等,作为字节跳动系的“App工厂”产品,都拥有不少的粉丝。而对字节跳动而言,为了750亿估值的高KPI,通过“巨量引擎”将平台进行整个兜售,本身无可厚非,但是正如央视财经在报道中提到:视频可以短,但是遵规守纪的尺寸绝不能短。

  此次央视财经报道抖音之恶,一端是对创业者的营销骗局,从小胡的经历就可以看出,抖音不仅对卖货商家毫无审核,甚至对于“无产品”创业者提供契机。在坑着创业者的同时,该机制下出现的问题,就是在用户面前呈现的假冒伪劣产品。

  央视财经报道,不仅部分开店创业者在投诉,很多消费者也都投诉抖音平台上的新问题:买到的商品不仅是三无产品,而且还退货无门。

  小婷在抖音购买所谓网红爆款眼影,在中国物品编码中心扫码查询,却显示是个彻头彻尾的三无产品。不仅类似案件层出不穷,甚至国家明令禁止销售、贩卖的针孔摄像头、迷你摄像机、微型摄像机等用于偷窥、偷拍、偷录的违禁品,也可以在抖音平台上轻松购买到。

  一端是创业者梦碎抖音;另一端是消费者屡屡买到假货。朝着KPI狂奔的抖音平台,是否已经成为法外之地?正如央视财经评论,任何企业都应该守土有责,积极利用自身技术优势,严格把关、履行责任,维护良好市场秩序。

  “利用自身掌握的渠道和数据资源,去做侵害商家以及消费利益的事情,是市场、消费者、国家监管部门不能允许的,我们期待着国家八部委联合开展的“网剑”2019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,能抓出真成绩,解决好消费者面临的真问题”。
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