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科技时空网业界正文

抖音再遭央视点名批评:流量造假,虚假与违禁产品泛滥成灾

发布日期:2019-07-17

  在一些短视频平台上,坐拥成百上千万粉丝的网红比比皆是,而这些KOL(意见领袖)最热衷的事情就是卖货。在抖音上,超级网红们随便发个视频就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点赞,几分钟就可以卖出60-70万的产品,这些不断被刷新的带货记录,究竟是江湖上的传言,还是营造出的神话?

  央视2套的《经济半小时》栏目在7月15日对此进行了揭秘,抖音商业变现中的“猫腻”以及其背后的“利益链条”也逐渐浮出水面。

  央视记者在暗访时,某网红新媒体的工作人员直言不讳的指出:抖音平台上很多网红的粉丝都不是真实的,网红不仅形象是包装出来的,粉丝、关注度,甚至推销产品的成交量都是被公司精心包装出来的,而各大互联网平台也会心照不宣的进行配合。

  网红营销公司和抖音平台心照不宣的对一些账号刷单,联手进行流量数据的造假,编造出网红带货的传奇故事,正粉碎着那些想通过新兴互联网平台创业的致富梦。但是“一入抖音深似海”,不仅戳破所有赚钱的美梦,还有可能赔的血本无归。

  在央视报道中,小胡在一次偶然的机会,打听到了一家抖音平台的营销服务机构——巨量引擎公司武汉直营中心,能够搭上在抖音平台卖货的顺风车。工作人员告诉小胡,他们可以帮小胡联系供应商,只需要小胡选定一款产品,通过在抖音等互联网平台给定向人群推送产品广告,只要用户下单,小胡发货,等买家货到付款即可“坐享其成”。

  怀揣着创业梦想的小胡在支付了5万元之后,本以为自己可以赚得盆满钵满,但没想到,代理公司让他投入的广告费用比例越来越高,后来夸张到支付给代理公司的广告费用,超过产品的售价。不仅剩余的广告费难以退回,2万元的保证金也“打了水漂”。

  那么“巨量引擎”与抖音短视频平台又存在的怎样的利益关系呢?经细心的网友调查发现,巨量引擎实际上就是今日头条抖音的广告平台!

  在2019年1月,字节跳动正式推出商业化营销服务品牌“巨量引擎”。据了解,它整合了字节跳动旗下的今日头条、抖音短视频、火山小视频等产品的营销能力,主要是为广告主做数字营销服务。然而,根据此次央视的曝光来看,巨量引擎有没有专注“核心业务”我们不得而知,但以高流量、高业绩为噱头,招揽电商商户在抖音平台上开抖音商店,收取高昂的保证金和广告费,让很多人血本无归的事实倒是更加显而易见。

  此次央视还曝光了抖音平台的“三无产品和违法违规产品混杂”的乱象,短视频平台上标榜的“爆款眼影正品”,消费者在购买之后却发现是充斥着刺鼻的类似甲醛气味的“三无产品”。

  一款名为“红石榴隔离遮护喷雾”的产品,结果消费者收到的却是“红石榴鲜感水活隔离喷雾”,明显货不对板,而且根本无法在国产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列表中查到。

  更令人咋舌的是,国家明令禁止销售、贩卖的针孔摄像头、迷你摄像机、微型摄像机等用于偷窥、偷拍、偷录的违禁品,也可以在抖音平台上轻松购买到。

  按照我国现行刑法规定:“非法生产、销售窃听、窃照等专用间谍器材的,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”但国家刑法的这些规定,在抖音平台上琳琅满目的商品展示销售的短视频里,似乎毫无约束效果。

  抖音广告假货泛滥,用户维权困难,有人会问有监管部门管吗?事实上,字节跳动一直是监管部门的“常客”。2018年,字节跳动经历了史上最集中的监管风暴,因内容低俗和发布虚假广告,被监管部门约谈20余次。但从目前的效果来看,抖音依然有恃无恐,在屡次挑战人们的忍耐力的同时,并且试图挑战与触碰法律的红线。

  平台越大,责任越大。平台若只为追求经济利益而无法落实监管责任,最后所酿成的苦果,也只能自己咽下去。之前曾有新闻报道,多位字节跳动内部人士表示,字节跳动2019年的营收目标是“至少1000亿元”,在张一鸣这样的高KPI要求之下,狂奔的抖音罔顾基本的企业责任,这是流淌在企业血液中的价值DNA的丧失。

  今年6月,市场监管总局等8部门联合印发通知,决定于2019年6月至11月联合开展2019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——“网剑行动”,严厉打击网络市场突出问题,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,保护消费者和经营者合法权益,提升网络商品和服务质量,促进电子商务持续健康发展。

  面对字节跳动的有恃无恐,面对用户的维权无门,希望相关部门能加大监管和惩戒力度,为消费者提供正常、安全的消费环境。
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