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科技时空网业界正文

网易云音乐暂缓IPO时机不合适投资者不看好

2021-08-11 11:45:59来源:红星新闻
网易云音乐暂缓IPO时机不合适投资者不看好

  记者/俞瑶 谢雨桐 刘谧

  编辑/杨程

  港交所聆讯通过一周后,8月9日晚间,网易云音乐突然宣布,暂停其IPO计划,称是基于对当前市场整体环境等综合因素的考量,后续将选择更好的时机,尽快推进IPO相关事宜。

  8月10日,知名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红星资本局分析,网易云音乐暂停IPO的原因主要和目前互联网公司股价普遍低落相关。业内人士分析,市场层面外,投资者对网易云音乐盈利能力存疑的悲观预期,亦或是此次暂停IPO的原因。

  “可能破发,不如不上” 时机与版权无关,与市场相关

  8月1日港交所披露,网易云音乐已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并上载聆讯后资料集,上市联席保荐人为美林、中金及瑞信。

  一周后,8月9日晚间,网易云音乐宣布暂停IPO计划。公司管理层表示,基于对当前市场整体环境等综合因素的考量,决定暂缓网易云音乐IPO,后续将选择更好的时机,尽快推进IPO相关事宜。

  对此,不少投资者将“整体环境”“时机”与此前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独家音乐版权的监管消息联系起来。

  知名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红星资本局分析,他认为这种联系是一种误读,“音乐版权是网易云音乐的弱项,国家对腾讯音乐的处罚,对腾讯来说是重大利空,反过来对网易云来说就是重大利好。”

  丁道师称,“网易云所称的时机问题是整个资本市场的大环境问题,近一年来,上市的互联网企业都表现惨淡。此时上市,甚至可能破发,不如不上。”

  7月24日,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通报称,正版音乐版权是网络音乐播放平台运营的核心资产和关键性资源。腾讯已占有独家曲库资源超过80%,可能对相关市场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、限制竞争效果。因此,市场监管总局依据《反垄断法》,责令限时30天内腾讯需解除网络独家版权。

  而此前与腾讯因音乐版权问题来回厮杀的,正是网易云音乐。

  2018年2月9日,在国家版权局推动下,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就网络音乐版权合作达成一致,相互授权音乐作品将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%以上,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,同时向其他网络音乐平台开放音乐作品授权。

  但双方版权之争没有就此停歇。根据网易云音乐招股说明书,截至2020年年底,网易云音乐共拥有6000万个音乐版权,但如今的版权之争聚焦于1%的优质独家版权。

  换句话说,歌不在多,而在精。但到目前为止,网易云音乐依然没有拿到众多热门和经典流行歌曲的版权,如周杰伦的全部版权。

  主营业务收入占比连年下降,降价促销式提升付费率,投资者存疑

  独家音乐版权此前作为“兵家必争之地”,与其背后带来的付费用户数量和在线音乐收入紧密相关。

  而一家公司的盈利能力正是投资者最看重的部分之一。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网易云音乐暂停IPO与投资者可能的悲观预期相关。

网易云音乐招股书截图

  根据网易云音乐递交的招股书显示,近几年网易云音乐的营收快速增长,2018年-2020年,网易云音乐的营收分别为11亿元、23亿元、49亿元。其中,在线音乐服务作为营业收入的支柱,2018年-2020年分别为10亿元、18亿元、26亿元,占比分别为89.4%、76.6%、53.6%,连年下降。

  而决定在线音乐服务增长空间的,主要是付费用户的增长与付费率的提升。换句话说,会员付费,对于大部分音乐流媒体平台来说,为首要变现方式。

  根据网易云音乐招股说明书显示,在过去的3年里,网易云音乐的付费渗透率有了显著提升,2020年达到8.8%的付费渗透率,高过腾讯音乐7.7%的付费率。但另一边,网易云音乐的单个用户平均收益在2018年-2020年间,分别为8.9元、9.3元、8.4元。

  也就是说,2020年网易云音乐付费渗透率的提升,或源自于企业的“降价促销”。但过度采用降价的形式刺激用户消费,其实是不健康的,短期内有利于提高会员渗透率,长期来看却会使消费者养成特价消费习惯,价格要再“涨”起来就更加困难。

  此外,网易云音乐付费率高于腾讯音乐的原因,与其用户结构也有一定关联。招股书显示,网易云在线音乐月活跃用户数中,有超过60%来自一二线城市。换句话说,用户结构作为网易云音乐宝贵的资产的同时,如何扩大付费用户基数也成为新的问题。

  直播业务或成新引擎,“前辈”多次涉黄被罚,自我定位陷困境

  在线音乐单个用户平均收入下降的另一边,社交娱乐服务正在增长。2018年~2020年,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板块月付费用户数分别为0.58万、9.17万、32.71万人。单个付费用户每月收入从2019年的477.6元,增加到2020年的573.8元。网易云音乐解释称,用户数、付费金额的快速提升,主要得益于2018年下半年推出的直播服务业务。

  但直播变现的前路腾讯音乐早已“驾轻就熟”。

  作为腾讯音乐营收支柱,全民K歌被称为腾讯音乐的“现金牛”,拥有8亿用户。腾讯音乐2020年二季度财报显示,以全民K歌等APP为主的社交娱乐业务收入达到47.11亿元,占总收入近七成。这部分用户月均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值为125.6元。2017~2019年,腾讯音乐社交娱乐收入占总营收比均超过70%。

  但全民K歌一方面为腾讯音乐带来可观的盈利数字的同时,也带去涉黄的烦恼。过去两年,全民K歌多次因涉黄遭整改。

  2020年11月,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公室通报了对全民K歌App涉色情低俗的查处,在没收违法所得的同时,处以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。公司当时回应称对该APP进行30天的整改,下线“交友陪玩”功能,进一步排查清理平台上涉黄歌曲色情低俗视频、评论区违规发言等有害信息,处置封禁违规账号和歌房等。

  此外,随着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相继开始做直播,在用户基数庞大的短视频行业面前,传统的直播平台,特别是较为单一的秀场直播平台,用户使用时长被剥夺甚至导致了用户的流失。

  目前全民K歌已经连续数个季度出现月活用户、付费用户双双下滑。腾讯音乐目前也正在大力发展长音频,寻找新的营收接力棒。

  如今的直播生意显然没有那么好做了,后入局的网易云音乐不仅面临“蛋糕难分”的困境,也面临其自身定位的摇摆不定。

  依靠“与同好交流音乐”出圈的网易云音乐,在商业化变现上的不断发力,也给不少普通用户带来不适。不少用户都直指网易云音乐变了,失去了做音乐的纯粹,是一种用户体验感的急剧下滑。

  因此,对于网易云音乐来说,盲目的社区变现,除了日后可能会受困于秀场直播的大环境外,同时也可能是对网易云音乐曾经的社区良好氛围的一种消解。

原标题:网易云音乐暂缓IPO时机不合适投资者不看好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