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科技时空网业界新闻正文

电视剧闯荡剧情详细介绍

发布日期:2019-01-13 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同恩
电视剧闯荡基本信息

  剧名:《闯荡》

  剧集:30集

  闯荡演员表(主演)

  胡可--饰演--唐秋燕

  沙溢--饰演--杨树林

  王大治--饰演--毛眼眼

  邓家佳--饰演--毛眼眼

  陈明--饰演--教师

电视剧闯荡剧情介绍

  新世纪之初,大都市东海火车站走出一帮来自黄土高原的“米脂婆姨绥德汉”。他们是乡村下岗民办教师唐秋燕、复员军人杨树林、怀揣明星梦的毛眼眼、机灵鬼怪的金龙鱼、老实憨厚的杨树根。他们几个人有着一个共同的目的:那就是闯荡都市,跳出农门。

  初来乍到。树林和树根兄弟为买一瓶矿泉水发生争执。树根认为城里的白水都要钱,一定是没有办法活下去。而树林却认为城里的白水都可以卖钱,那一定会是机会遍地。大家在不同的观念中进入了东海的都市生活。秋燕在帮未婚夫惠云腾开办“杂粮食府”过程中,发现许多民工子弟因借读费、赞助费辍学,遂萌发要办民工子弟学校的想法。此举受到惠云腾的坚决反对。而当地人陈阿曼为了确保自己在“杂粮食府”的“老二”地位,更是挑拨离间,使得秋燕离开惠云腾住进了城中村。

  树林在建筑工地发现工头用铁丝充钢筋的假冒行为,便将工头告到了开发商林东方处。谁知林东方和工头早已狼狈为奸。树林“见义勇为”不成,反被林东方设“计”灰溜溜地赶出了建筑工地。秋燕四处奔波,力尽艰辛,终于办起了“兰花花民工子弟学校”,受到民工家长的称赞。但开学没几天,由于学校没有操场,几名学生清晨在公路上出早操受伤,学校被勒令取缔。秋燕伤心之时,树林给了秋燕鼓励,两人产生好感。树林利用自己家传木匠的优势,与金龙鱼、树根、老黑几人干起家庭装修。为打品牌,树林大胆推出先装修后付款的举措,谁知第一单活却遇上了刁钻精明的陈阿曼母女。树林在装修中被陈阿曼母女整的很是狼狈,到头来钱没挣上倒赔了几万。树林开始思索如何在都市的夹缝中生存,如何创出一条血路来。他从书摊上买来一本《狼道》学习狼的生存法则。看到秋燕与树林越走越近,惠云腾很是气愤。陈阿曼趁机编造了“亲眼所见”树林和秋燕亲热的场面,使得惠云腾找树林发飙。而树林告诫惠云腾做为秋燕的“未婚夫”应该找找自己拴不住女人的原因。秋燕对陈阿曼无中生有的诽谤很是气愤,继而怒斥陈阿曼一顿,两人矛盾白热化。

  在树林的帮助下,秋燕的民工子弟学校得以重新开张。惠云腾一反常态大力支持秋燕办校,并将自己在杂粮食府挣到的钱全投在了分校的建设上。原来,惠云腾通过市场调研得知低廉运作的民工子弟学校能挣钱,才下此赌注。秋燕看到惠云腾的醉翁之意不在酒,告诫惠云腾不要在学生们的身上打主意。而此时,惠云腾为学校购买的劣质锅炉发生爆炸,民工子弟学校被教委勒令停课,秋燕又气又急住进了医院。

  陈阿曼为得到惠云腾的钱财,主动向惠云腾投怀送抱。而树林看到秋燕和惠云腾分手便向秋燕明确示爱。金龙鱼爱上了毛眼眼。他说,要是能跟毛眼眼睡上一觉枪毙了也值。谁知毛眼眼对金龙鱼的死缠烂追竟没感觉。金龙鱼使尽全身解数讨毛眼眼的欢心,为给毛眼眼买金戒指,他不惜在超市装小偷下跪受惩罚,继而又为毛眼眼寻找丢失的自行车“以暴制暴”被警方拘留。东海电视台《》栏目编导周天一在采访民工问题中结识秋燕,他被秋燕的质朴和对民工子弟的爱心所打动,开始为秋燕学校的复课想方设法。他找到女友方言的母亲人大代表童医生为民工子弟学校呼吁。民工子弟学校终于在大家的不懈努力下,重新开学,秋燕很是感激童医生和周天一对她的帮助。经过一番拼搏,树林的野心渐渐大了起来,他成立了建筑队四处承揽工程,在东海站住了脚跟。几年很快过去。由于政府出台政策,解决了民工子弟的上学难问题,“兰花花民工子弟学校”被公立学校兼并。秋燕不甘于做一个公立学校的副校长,她不求生存,要发展,将视野又投入到了做“家政公司”上。而树林也将一个装修队发展成“绥德汉”建筑公司,立起了自己的品牌。

  秋燕和树林闯荡都市事业有成,两人决定领取结婚证,而此时周天一却对秋燕表白,说自己个人生活的理想状态是:家里有一个贤惠的老婆;外面有一个情调高雅的情人;跟前再有一个什么话都可以说的红颜知己。周天一希望秋燕能做自己的红颜知己,此事被树林得知大发雷霆,他要求秋燕断绝与周天一的一切联系,说秋燕既然已与他明确了关系,就是他拴在了裤腰带上的女人,任何人都不许碰,秋燕接受不了树林对自己的管束,与树林发生矛盾,而此时已经和陈阿曼结婚生子的惠云腾又找秋燕,苦不堪言的说,陈阿曼让他服“有妻徒刑”,希望与秋燕和好如初。秋燕面对三个男人、面对爱、面对儿女情长,无奈自叹自己是事业上的强者,情感上的弱者。她感叹:一个成功男人身后必定有一个默默奉献的女人,而一个成功的女人身后必定有一群甘于奉献的男人。她不知道,如何面对情缘,如何面对三个不同文化背景、不同生活经历的男人投向她的爱。

  就在树林与秋燕冷战之时,树根在工地受伤,树林为树根输血结果意外发现自己竟与树根不是亲兄弟。几经探究,树林终于得知自己原来是东海知青留在陕北的后代,而他的亲生母亲竟然是周天一女友方言的妈妈童医生。树林找到童医生,得知自己和童医生都是被亲生父亲因一段“孽情”遗弃,他发誓要找到亲生父亲,但童医生坚决不告诉他亲生父亲在哪里。树根在打工中,一直寻找自己丢失的妻子九凤。但树根万万没有想到九凤被人贩子卖到了东北,而买九凤做老婆的,竟是与他整日在一起亲如兄弟的工友老黑。而此时九凤已为老黑生下一儿一女,面对如此尴尬的境地,树根痛苦万分,不知所措。

  金龙鱼为树根的遭遇唏嘘,但自己的境遇也是苦不堪言。毛眼眼贪图享乐,看破世事,在“女人要想富,撕下身上遮羞布。”的思想支配下,通过树林怀有目的撮合,嫁给了大自己30岁的林东方,而且生下一子。就在金龙鱼对毛眼眼旧情难舍之时,峰回路转,林东方的老婆从日本回国,毛眼眼被林东方欺骗做“二奶”昭示天下,毛眼眼索取了林东方一笔钱财,带着儿子毛蛋离开了林东方。金龙鱼不计前嫌,决定要伺候好毛眼眼和毛蛋。

  林东方“包养二奶”被老婆怒斥后离婚心魂未定,树林又找上门来。工地楼顶,树林、童医生、林东方一场亲情大戏上演,树林质问林东方为什么要遗弃他与童医生?为什么要让他本该就是东海人,却要如此艰辛的闯荡跳农门?为什么林东方生他不养他?两人争执之中,林东方从楼顶摔下。

  树根面对老黑和两个孩子,决定放弃与九凤的夫妻关系,让老黑一家重享天伦之乐。老黑在送树根回陕北去火车站时,发生车祸,失去一条腿还丧失了性功能,树根再次陷入进退两难之中。

  林东方从楼上摔下成为植物人,童医生承担了刑事责任进了监狱。而树林因为是林东方的亲生儿子,继承监管了林东方的公司,成为东海建筑界的风云人物。毛眼眼看到树林一夜暴富,很是不忿,联想到自己儿子毛蛋也是林东方所生,也有继承遗产的权力。毛眼眼和金龙鱼找到法院,法院让毛蛋做与林东方父子关系的DNA鉴定,但鉴定结果令毛眼眼和金龙鱼大吃一惊。

  秋燕和周天一赴香港考察,欲将东海的“川妹子”、“湘女”、“徽嫂”、“米脂婆姨”保姆资源进行整合,成立中国“红色娘子军家政公司”开进香港、走向国际,打造“中国菲佣”。秋燕从香港考察回到东海,得知曾经给了她巨大帮助的童医生入狱很是伤心,秋燕在与树林的谈话中发现林东方坠楼案中另有隐情。

  树根向树林摊牌,说他要将老黑一家接回老家绥德一起过日子。面对树根的决定,树林大骂树根荒唐,说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个屋檐下生活,在一个锅里搅勺,要让全村人笑死、骂死,树根说自己主意已定,兄弟两人反目。毛蛋的DNA鉴定与林东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金龙鱼大骂毛眼眼与别的男人有染。毛眼眼发毒誓自己除了林东方,再没有其它男人。金龙鱼苦思冥想,难道毛蛋是从天上掉下不成?毛蛋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?面对童医生一家的巨大痛苦,面对秋燕抽丝剥茧的质问,面对树根、老黑的伤心离去、面对金龙鱼、毛眼眼的断情,树林开始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,重新梳理自己对童医生的血肉情感。当秋燕说出只要树林有勇气道出林东方坠楼的真相,还童医生一个清白,树林就还是她的天,不管树林落到什么境地,她都永远等着他。树林被秋燕的真诚所打动,说出了是自己失手将林东方推下楼的真相。

  就在树林要走向检察院的时刻,林东方奇迹般的醒了,得知童医生因他已进了监狱,亲生儿子树林为了母亲又要跨入监狱时,林东方的良心复苏,他告诉检察人员,自己没有被任何人推下楼,是他自己在激烈的争执之中,不小心踩在了架空的木板坠下,而并非树林当时的身体接触。……时光荏苒,一帮年轻人在都市闯荡的过程中有欢乐,也有悲伤,但是他们都阳光灿烂的求得了一种全新的活法。秦川夫妇靠出色的面食厨艺,技术移民闯到了国外;秋燕和杨树林闯成了都市出色的企业家;而金龙鱼和毛眼眼因见义勇为获得“荣誉市民”一脚跨进了都市继续接着闯;而树根和老黑终归没有闯出名堂,重回故里,但却给家乡带去了新的思想观念和生活方式。

  笑也是歌,哭也是歌。正如这群可爱的80后民工在他们自编自唱的歌里说的那样:垃圾是我们收,高楼是我们盖;马路是我们扫,蔬菜是我们卖;谁说我们只吃馒头不吃菜、谁说我们活不出个人模狗样来……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